会员登录 | 注册
孔子「知天命、畏天命、順天命」
时间:2017-05-15 11:27

孔子提出正人要「知天命」,「不知天命無以為正人」。知天命是儒家思维特點,也是中國傳統文明的特點。天命即是自覺有一種任务感,「知天命」,即領悟自个負有任务,必須設法去完结。這種任务的來源是天,所以稱為天命。

孔子的天命觀包含不斷修身以達到至善和使全国回歸正路等,他在《論語》中說:「吾十有五而有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他终身寻求真理,弘揚品德,這種敢於擔當大任的精力鼓舞著後人。

志於學或志於道

古人說:「心之所之謂之志」,「志」這裏指的是一種「志趣」、一種「寻求」、一種「毅力」、一種堅定不移的「精力」。孔子所言「吾十有五而志於學」,這個學是指學道,所要學習的即是要達到上達,達到通天的道理,學習六合大路的法則,使自个所做所為怎么能夠符合大路。

古代的品德準則和倫理綱常是承受而非討論的對像,是信仰而非研讨的對像,學習所要做的不是探求知識自身,而是怎么將聖賢之道落實到實踐。

因而孔子強調重視修身,從「毋自欺」到「慎其獨」;從「切磋琢磨」到「有斐正人」;從「自明」到「日新」無不在提醒品德不斷昇華的境地。他說正人「謀道不謀食」、「憂道不憂貧」

(《論語﹒憲問》),認為正人為事的意图不在於事,而在於道,「志學」和求道的意图是要「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全国」,使人心向善,是為了負載經世濟民之肩承。

立身於世

在戰亂紛爭的春秋时代,禮崩樂壞,孔子問《禮》於老子,欲行「仁」、「禮」於世。他說:「三十而立」。這個階段他創建了以「仁」、「禮」為核心的思维體系以救世解惑釋疑,重視品德教化,開始辦學傳授學生。

倡導用禮來約束自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信,非禮勿動」,不違背品德倫理。他的學生樊遲問甚麼是仁,孔子說:「愛人。」顏回問「仁」的涵義,孔子說:「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全国歸仁焉。」

子路問政,孔子說:「先之,勞之。」「先之」的意思是要以身作則,事事做在前邊;「勞之」即要不知疲倦的為民勤勞。孔子推重先古聖王所行之王道,即「內聖外王」之道,如三皇五帝、堯舜禹湯、文武周公所實行過的道:為政者與六合同心,有「天」、「地」、「日月」對世間萬物的「無私」氣度和胸懷,並以無私之心關愛全国眾民。

正确不惑

在物慾橫流的社會中,一些人偏離了正路,生活在亂世和窘境中的人,更多的是怨聲載道,哪肯近道?怎么引發每個人心中原有的品德力气,並非是簡單的說教,而是關係到每個個體生命的自覺。怎么自覺?

需求擔當大任,擔當起維護道義的任务和責任,以正心誠意,直面生命的本真,導人以正。孔子認為正人必具生命的擔當,他說:「四十而不惑」,這個階段他力圖恢復周禮,欲興聖王之道,「周監於二代,鬱鬱乎文哉!

吾從周」(《論語﹒八佾》)。他道心堅定,不計個人得失,置個人貧富、窮達於不顧,說:「貧而安」;「富而知禮」;「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知順天命

孔子說:「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明確了在世界決定論的價值觀念中作出正確的人生選擇,即認識到「命由天作」的必定性,與「福自个求」的可能性,而對人生採取「擇善固執」、「依乎中庸」的態度,安於義命。

他說正人「畏天命」,故「居易以俟命」,反之,「小人不知而不畏」,故「行險以僥倖」,知命者不立於牆岩之下。正人尊敬客觀規律,明辨是非,對未來發展有理性的判斷和預測,能够喚醒别人從善以防止災難的發生。於是孔子帶著學生周遊列國而弘道。

孔子在五十一歲至六十八歲的十八年間,或仕魯,由中都宰、司空至大司寇攝相事;或遊列國,輾轉於衛、曹、宋、鄭、陳、蔡、楚、葉之間,歷盡艱辛,但他始終堅持「涵义於行」,不放棄任何一個能够善化别人的機緣。

在匡地被匡人圍攻時,他說:「天之未喪文雅也,匡人其如予何!」在宋國被司馬桓魋威脅時,他說:「天然生成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針對當時的「與其媚於奧,寧媚於灶」的看法,孔子說:「獲罪於天,無所禱也。」(《論語﹒八佾》)這些都體現了孔子奉行天命的堅定信仰。

從心所欲不踰矩

孔子回来魯國時,已經六十八歲了,又努力於整理詩書禮樂和教学。他說「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這時全部行為已無太過不及之偏弊,達到了中庸的「至德」,能夠從心所欲,又自然而然的不越「仁禮」、天命。

他說:「吾自衛返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學而不厭,誨人不倦」、「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刪詩、序書、訂禮、正樂、讚易,為後世留下了寶貴的文明財富;明確教学的作用是教人「知天命」,並達到順應天命,他终身都是在孜孜不倦的教人,門下如顏回之好學、閔子騫之廉潔、曾子之弘道……。

孔子將維護和傳播道義作為其终身永恆的志趣與寻求,要完结上天所賦予的任务和責任。無論身在何處,都能夠以超然的態度面對全部挫折和困难,始終剛毅沉著而屹立鮮明,為後世作出了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