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注册
当代书画大家吴悦石:中国书画的发展根本在国学
时间:2017-03-23 17:15

 


文艺工作者要“务本修德”

李世俊:

吴老师您好,国家领导人在第十次文代会、第九次作代会上强调,文艺要与时代同频共振。会议结束后,全国各地的艺术家们都在如火如荼地开展贯彻落实讲话精神的活动。对此您有什么样的感受?

吴悦石:

我算是老代表了。十次文代会、九次作代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亲聆了国家领导人的讲话,感到非常振奋。国家领导人提出“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将传统文化提升到一个新高度。因此可以说大家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国家领导人的讲话深入浅出,要求大家“君子务本,本立道生”。“务本”就是坚定我们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不要眼高手低,为什么我们存在有高原无高峰的现象呢?其实许多事情就出在这里。这一次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就明确指出,文艺工作者要“务本修德”,“本”就是要把自己的本事练好。学好传统、用好传统是必由之路。传统是中华民族文化传承的阶梯,也是“务本”的要务。有了本事,才有担当,才有能力为人民服务。有了本事之后就要修德,总书记在讲“务本修德”这一块时讲得非常详细。我们从事的是文化艺术工作,每一个人都要对此有自己充分的解读。每个人经历不同,学习环境不同,认识不同,所以说在解读上也会有所不同,但是对国家领导人的讲话都深有感触。我虽学艺六十几年了,但还要在“务本”上下功夫,只有在“务本”上下功夫,我们在修德上才能有所得,“务本修德”是一生的课题。我们能从国家领导人的讲话中有所得、有所悟,进而将理解、认识、所得、所悟具体践行到实践当中去。当代书画大家吴悦石:中国书画的发展根本在国学

中华文化带给我们民族的是非常深刻的东西

李世俊: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了5000余年,历经磨难,但总能浴火重生,这足以说明中国传统文化这一“软实力”的坚不可摧。习近平总书记在多次讲话中都特别强调了文化自信。您认为,在当代,如何去进一步地树立人们对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自信呢?

吴悦石:

中华文明绵延5000多年,历史上出现偶尔的、短暂的坎坷都是很正常的。晚清、民国以来,人们对传统文化有了一些误解,这是基于当时的国情。有人会发出质疑,认为我们的文化是不是太落后了,是不是需要向发达国家学习他们的文明。现在我们返回头来,审视我们走过的路便会发现,中华文明、中华文化带给我们民族的是非常深刻的东西,这种深厚的底蕴支撑了现在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兴旺。我们的文化之所以有现在这样长足发展,是基于我们深厚的传统文化。纵观我们的历史可以发现,我们是善于总结历史并从中汲取经验的。我们的国家有记录历史的优良传统,进而审视历史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并及时纠正,这就是中华文明优秀的特点之一。我们说的文化自信来源于我们的文明,是在旧的文明中发展并不断有了新的认识与提高,产生了新的力量,因此我们现在是遇到了发展非常好的一个机遇。

就我个人来讲,我是学旧学的,过去是这么讲,现在叫传统国学,传统国学给人的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第一,你能诚心正意,你能够知道自己的修为,过去讲“修齐治平”,“修齐治平”的前提是你能诚心、正义,在学习的过程中端正自己,这就是传统文化教育一个人的学习态度、做人态度,另外还告诉你最大的前提是明德、明道,明白你走的路是什么。第二,要“苟日新,日日新”然后要“止于至善”。“止于至善”是什么呢?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这个过程中逐步追求。当一个人沉寂于过去的成绩中,那不是中华文化,不是中华文明,中华文明是让人忘记今天,明天重新开始,这其实都是文化中最进步的东西。我们的文化其实非常优秀的,一点都不保守,只是我们没有领悟到其中精粹的东西。

当代书画大家吴悦石:中国书画的发展根本在国学

在时代中改善、锤炼、丰富自己

李世俊:

“一切优秀文艺工作者的艺术生命都源于人民,一切优秀文艺创作都为了人民。”对这句话您是如何理解的?您认为,艺术作品及艺术创作活动如何更好地体现时代精神呢?

吴悦石:

首先艺术创作离不开人,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个体,同时也是独立创作艺术品的主体,个体生活在这个时代当中,不可能脱离这个时代。因此,当一个人进行艺术创作时,他的身上一定会有这个时代的烙印。

《大学》讲“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这就是让我们弃旧图新并达到最完善的境界。如何弃旧图新?这就需要我们到老百姓中去创作,到这个时代中去创作,去完善。而在这个过程中还要引领潮流,所以过去老人讲要“力争上游”,人总是在这个过程中争取以新的面貌、新的心态来认识客观世界,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只有这样才能够出新。我们过去总是在讲,我们赞美的是“弄潮儿”,为什么是“弄潮儿”?“弄潮儿”总是赶在潮头上,这是值得称赞的。我们也要用这种思想来鼓舞自己、鞭策自己,自己虽然当不了“弄潮儿”,但是站在“弄潮儿”身后也是跟上时代了。在跟上时代的过程当中,改善自己、锤炼自己、丰富自己,这就是总书记提出的无愧于时代,我们也正是努力在争取无愧于时代,拿出无愧于时代的作品。

当代书画大家吴悦石:中国书画的发展根本在国学

中国书画的发展根本在国学

李世俊:

您自幼学习中国画,始终强调先国学,再书法,后绘画,请您具体谈下三者的关系及今后如何发展。

吴悦石:

这个是我们中国书画发展的一个关键,中国书画发展到现在,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其原因就是国学的落后。我们的书画只是在技艺上,所谓“书画文之余”“文者道之余”。为什么要提倡学国学呢?学“国学”是学“道”,学了“道”就有“文”,学了“文”就有“画”,所以前人讲“画是文之余”不是说为了当画家而去从事技术,不是说当书法家主要就是写书法,他是文之余也,这一点一定要明白。那么,文是什么?是学道、学国学。过去没有把书画当作一个职业,所以说杨修讲“雕虫小技,壮夫不为”指不是为这个而生,不是专业地做这个事情。如果没有国学基础,没有“文”,哪来的书画?这个书画单独讲就是技艺,停在技艺的层面上是不会出大家的。我们所说的大家在这方面修养都极为丰厚,远了不讲,我们就讲吴昌硕。他是俞曲园的学生,俞曲园教的学生都是当时那个时代引领潮流的。如果吴昌硕没有七年的经学、训诂、小学、古文辞的积累,怎么会有他的书画艺术呢!但是吴昌硕当年倾心于书画,俞曲园并不是十分满意,心里不是很高兴,认为他有辱师门,不应该卖字卖画为生,应该做他的学问。但是吴昌硕喜欢,他就从事了这个,才成为一代大家。我们现在很多人并没有真正读懂吴昌硕,他所让人感到深刻的东西是他的学问,我们只是停留在他的书法、篆刻、绘画上,就绘画解读绘画,就篆刻解读篆刻,太单调、太肤浅了。所以说我们现在许许多多的学问没有深入进去。我们有一些训诂学的专家,就只是训诂学的专家和老师,但他又没有旁及书法、篆刻,因此都是孤立的、单一的。我们现在的教学由于分科太细,每一个分得太单一了,没有贯穿起来,这样的话竖着贯通是不可能的,“吾道一以贯之”就是这个道理。这个东西不懂,那么讲了很多现象和表意的东西便是支离的,所以说有待于今后的有志的人在从事这个文化学习的过程中能够贯通起来,那么就有希望。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李世俊:

吴老师,中华传统文化的特点是抽象的,比如京剧的兰花指,比如书法的力透纸背、如锥画沙。中国传统文化充满传承意味,那么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拜师您怎么看?

吴悦石:

师者就是传道、授业、解惑,大家都知道,形式上是这样,它从理上来讲是延续中华文明的一部分。如果说我们抛弃了理这一块,人的心理活动也会发生变化,而形式、内容也会随之发生改变。形式和内容是贯通的,“拜师”形式上看好像也是很简单的,但是如果从精神层面上来看,那就是千言万语都说不清楚的,所以说它是有一个内在的关系的。我们所说的重师道,这个是“道”,重师是道,不是拜师这种形式,要是这种道没有了,那就是简单的师生关系。如现在有些教学模式,师不成师,生不成生。因此有些师生关系到现在为止只是一种雇佣关系,我交学费,你来教我,一学期多少钱,见面如同陌路人,可以说是古道尽失。

“拜师”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很深刻的,所以说我们对这一块要提高一个层次认识。再有一个,空有拜师这个形式,但没有实质性的内容也是不行的。有些人貌似能为人师,实际上不能为人师,但也在做这样的事情,反而会对“拜师”有一些负面的作用。拜师,拜的师父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