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注册
当代书法名家---曲庆伟
时间:2017-03-13 17:10


    曲庆伟,字慕远,别署凌寒斋主人。1970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延寿县。中国书法家协会青少年工作委员会委员、黑龙江省当代艺术研究院书法院副院长、慕鸿书社社员。

书法作品曾参加全国首届三名工程书法展,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全国书法篆刻展、全国中青年书法家作品展、全国青年书法展、全国行草书大展、全国扇面书法展,全国隶书展,全国百家书法精品展、当代书法名家工程千人千作书法大展、五百家精品展等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展赛三十多次。

曾荣获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一等奖、第十一届全国书法篆刻展优秀作品奖、首届中国书法院奖提名奖、“林散之奖”书法传媒三年展提名奖、第八届黑龙江省文艺奖一等奖等。《中国书法》当代书坛六十位中青年名家提名,《书法》杂志首届中国书坛青年书法家百强榜百强,《中国书画》杂志提名“黑龙江省十大青年书法家”,首届黑龙江省“德艺双馨”书法家,黑龙江省书法创作贡献奖,哈尔滨市书法创作成就奖,哈尔滨市政府天鹅文艺创作奖等。

《中国书画》《中国书法》《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中国书画报》《青少年书法报》等专版或专题介绍;西泠印社出版《当代书坛书家---曲庆伟卷》;书法报出版《制高点国展最高奖书法家曲庆伟卷》,黑龙江美术出版社出版跟书法状元学书法系列丛帖《楷书千字文》《楷书弟子规》《楷书三字经》等。









我与书法的实话
/曲庆伟 

 

 启明先生盛情邀我参加名为《当代书法英雄榜》的网络展。说实在的,我是个网盲。自己平时也上网浏览网页看新闻等等,可现在刚学会回帖发帖,聊天和使用电子邮箱等简单的几招。这还是我央求女儿教的呢!但对网络的展览炒作确实没有太大的热情。这次能忝列其中参加还是他不同于别人的思想和创意。一是不单单是展作品,要通过作品去展示这个书家的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二是要书家写一篇关于书法文化的文章。就这两点就显出他和一般人的不同,也颇能和我的心意,于是就勉强的答应下来。说实话,弄起来就有点后悔,有点像考试,我怕考不及格呀!
   
先说名字,英雄,一提这个词我就会想起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雷锋等一些光辉形象,小时候课本里他们是楷模,读了他们的事迹就热血沸腾,大有时刻准备为国献身的力量。可见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长大后,才知道在平凡的工作岗位做出不平凡的事情也能当英雄。这样就觉得英雄离我们似乎近了一些。但英雄的地位在我的心中仍然至高无上,我只能敬而远之了。今天却走进了书法英雄的行列,还真觉得有点光荣!我仔细的看了英雄的解释,一是才能勇武国人的人;二是不怕困难,不顾自己,为人民利益而英勇斗争,令人钦敬的人;三是具有英雄品质的。用这三条衡量,看看自己的距离就大了。写写毛笔字,于我是爱好,是游戏,是修心,是养性。根本没想那么多,跟为国为民差的还远这哪!书法,不是革命,但他是我们中国人的一个根本符号。中国人必须写好中国字,说好中国话,这是起码的道理。一个人要记住自己的父母,记住自己的祖先,不忘根本。汉字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精神密码,我们要好好的继承和发展。能写一手好字是作为中国人的基本要求,没什么可炫耀的。还敢当什么英雄。现在是不当也得当了,网络的三个板块已经出来了。没办法只能滥竽充数了。
  启明别出心裁,让英雄们谈一谈书法与文化的话题。还真不好说!这道题出的有点难,特别想我这样的书法爱好者,没读过几本书的人。这话题太大了,能写好几本书。这话题又太深了,涉及到哲学历史等等。有学问的都谈不全面,何况我这没学问的。我们只能说些皮毛的东西,可能人家已经说过了,或者大家也都知道,毫无新意。
  我不知道中国书协的会员有多少。从理论上讲,国家的书法家协会会员就应该是书法家。现在的入会条件是要参展获奖才能加入(其它手段加入的不在此系列)。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谓的书法家大多是通过各种展览比赛打造出来的。展览比赛主要是比书写技巧和作品形式,就是看谁写得好,书写内容大多是抄写前人的诗词,你想一想这样的书法家能靠得住吗?至少离我心目中的书法家距离还很远。我们可以看看历史上这些书法家留下来的作品,在看看他们的生命历程。你还敢和他们摇头晃脑的叫板吗?你应该看到距离,这种距离我们当代人已经无法超越,就是拉近一点已经很难了。按这个标准看,现在的所谓书法家还能称家吗?写字的而已!所以现在的书法家队伍大多还是书法爱好者,千万不要认为我是中国书协会员就是书法家了。我说的是那些有书法良知的朋友,不知天高地厚,走江湖卖艺的所谓书法家连爱好者都不算。我不知道别人是怎样看的,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书法爱好者,超级票友,要时刻按书法家的标准要求自己,好好学习,争取进步。至于将来能不能成书法家是后人的事情。是不是书法家,历史这个公正的裁判员才能订这事,你把自己说的好到天上去也不好使。
  大书法家王羲之在50岁的时候写下了《兰亭集序》。这篇草稿成为成为千古传颂的美文,后人心摹手追的天下第一行书。这里有他人生的诸多感慨。寄情山水,淡泊名利,追求生命和思想的自由驰骋。大书法家颜真卿在60岁时写下了《祭侄文稿》。这篇文稿写在安史之乱的时候,满腔悲愤,国恨家仇溢于笔端。这篇笔力雄健的手稿成为天下第二行书。大书法家苏东坡在44岁时写下了《黄州寒食帖》。宦海浮沉,苍凉的独白书写。这篇手稿成为天下第三行书。我不知道什么是经典?也许是传承了时间的痕迹,经历了时间的淘洗还历久弥新。我想这里不但是笔墨的问题,更是一段历史的记忆,书法家心灵的记录。这样的东西让我们膜拜,让我们敬畏。再看看我们现在的书法作品,还有多少这样的文化内涵。当书法与文化脱离,只剩下华丽的躯壳,还能比古人走的更远吗?我不知道。但我认为,好的书法作品,不单单是看到笔墨技巧,更应该直指心灵。李瑞清说,学书尤贵多读书,读书多,则下笔自雅。故自古来学问家虽不善书,而其书有书卷气。故书以气味为第一,不然,但成手技,不足贵矣。道理自明,当代书者更应有文化的担当,学会用两条腿走路。一是注重文化修养的提高,二是笔墨自身的修炼。现在看前者对书写着的成长似乎更重要。当代的启功,沙孟海,林散之等已经树立了时代的高度,怎样才能成为书法家,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没有文化的书法家,一定会被历史无情的淘汰。
  我不是专家,更非学者,启明说我是书法英雄,还要开书目。实际读书是非常私密的事。读书是要凭个人的喜好。我觉得为考学升学被迫读的书不能算真正的读书,比如学书法专业,连一套中国书法史都不读,那肯定是笑话。读书首先是得趣,次之是长知识。二者相辅相成,不可分割。每个人的意趣不同,读书的品位也会大异。开数目是容易误导一些人的,所以只能凭感觉写上几本书,算是给启明交的考试卷,您别当真!
  《傅雷家书》这本书我读了好多遍,感动之余是感慨。小到生活的点点滴滴,大到为人为艺的态度以及艺术家的全面修养,面面俱到。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教诲严肃而温馨,虔诚而执着。我读后才真正感到了什么是赤子之情。
  《红楼梦》蒋勋先生说,如果漂流黄岛,只能带一本书,你会选择哪一本?许多人的回答竟然是《红楼梦》。它可以让你从青春读到老年,使我们看到不同年龄的自己。他还说《红楼梦》应该像佛经一样读。这些我都信,我还在读,还没悟透。
  《永字八法》周汝昌先生唯一的关于书法方面的著作,真知灼见,书法人不可不读。他的有些观点不让沈尹默(我是这样认为的,您可不信)。
  《苏东坡传》林语堂著。一个古代的大文豪的心路历程在林语堂先生闲适幽默的笔调中展现。他的宦海沉浮和人生历练对每一个热爱书法文化的都有益处。
  《美学散步》宗白华著。一部美学的名著,对书者的审美提高有益。(李泽厚的《美学三书》也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