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注册
中国硬笔书法简史3:现代硬笔书法的拓荒者。黄若舟《通书》
时间:2018-04-10 11:20

《通书》于民国二十八年(1939)初版。这是第一本有关钢笔的汉字通行书写字体的相关著作。该书在当时的影响并不大,倒是后来根据此书进行整理加工1959年出版的《汉字快写法》风靡全国。后又改版为《怎样快写钢笔字》一版再版销量达2000余万册。

对规范我国汉字书写,提高大众硬笔书写水平有重要贡献,被誉为“中国硬笔书法的拓荒者”。

 

中国第一本关钢笔的汉字通行书写字体的相关著作 民国28年(1939)初版

《汉字快写法》1958年出版

《怎样快写钢笔字》

 


祖舜 绘 黄若舟像

 

 

黄若舟(1906- 2000),原名济材,字若舟,意济川必舟也。著名书法家、国画家、艺术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上海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江苏溧阳上黄镇人。祖辈务农,幼年丧父,赖寡母织布、耕地供其求学。1912年读上黄初小,自幼聪颖好画,族人命其为族谱插图,深受族人称赞。继而勤奋学习山水、人物、花鸟及书法。族人视为可造之材。1925年中学毕业,由族人贷金助其报考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深造。在校学习时,从谙闻韵,潘天寿先生学花卉;跟李健、朱复戟先生习书法;随顾汀梅先生治金石,兼修素描。1928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回家乡任教。曾先后执教溧阳小学,溧阳中学、吴江震泽中学。又返沪执教湖州旅沪中小学,课余仍自修绘事,尤用功于山水及行草。     1934年暑假,只身赴西南采风。在大自然中写生了大量山水画,其《西南行图》横披,入选全国美展。

    1937年执教上海青年中学,爱群中学、国立德育高中。有感于硬笔书法普及之重要,于1939年编写出版我国第一部介绍汉字通行书写字体的《通书》,后来经修订易名为《汉字快写法》成为现代硬笔书法的拓荒力作。

    1941年赴重庆,担任教育部特约编辑,兼任国立音乐学院艺术理论课教授。

    1945年抗日胜利后,先后担任江苏省立教育学院、中华工商专科学校教授。

    1949年后,任上海体育学院图书馆主任。1972年五校合并,筹组上海师范大学艺术系任教授。

    黄若舟先生,一生不知疲倦地讲学、开会、授道传艺,著书立说。他在半个多世纪的艺术生涯中,创作了数以千计的书画作品和许多理论著述。他先后出版的《通书》被誉为汉字通行书写字体的“字学津梁”。还有致力推广硬笔书法的《汉字快写法》、《硬笔书法》、《怎样快写纲笔字》、《汉字手写体》、《汉语速记一笔书》等著作。其中《怎样快写纲笔字》一书,印量高达2000余万册。为规范汉字书写,提高民众硬笔书写水平作出了重大贡献。

    黄若舟先生年近70岁还亲自参加教育部编写高师中国画和书法两门教学大纲。继而又带领一班人马,尽览名画古迹,遍访名家大师,历时3年,完成了《中国画教学》、《中国书法教学》两部教学电影,作为中国高等艺术教育教材。在他80岁高龄时,以惊人的毅力,历时10年,创造出前无古人的一种新的艺术样式 ――“书画缘”,完成了《黄若舟书画缘》的撰写和出版。表现出他极其出色的艺术想象和创造能力。

    1998年黄若舟将他创作的一幅《虎威图》送给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先生。因安南先生属虎,用《虎威图》表达了他对安南先生的才能和勇气的敬佩之情和对世界和平进程的关切之意。

    黄若舟先生一生坎坷,两度经受家破人亡的人生考验。几十年的风雨磨砺,练就了他坚毅、宽容和保持坚定人生信念和乐观的生活态度。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弘扬民族文化和播种人类文明、进步事业。“一生为教,千秋之功”,是黄若舟先生道德人品和思想境界最概括的评价。

 

 

 

 黄若舟教授,中国书坛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穷毕生之精力,研究汉字实用快写。从他1939年编著的《通书》起,到建国后《汉字快写法》等一系列专著的完成,历时六十余年。 

       六十多年来,黄老的“快写”一版再版,总发行量达两千万册之巨,这在同类刊物的发行史上,堪称奇迹。黄老的“快写”至少影响了三代人,世称“黄体”,不仅普通知识分子广泛学习采用,即便当代书法名家的作品里,黄体的影子也时有所见。

  众所周知,现行汉字只有正楷印刷体,没有手写体,虽经简化,书写速度依然是个问题。传统的草书固然很快,但变化起来漫无准则,难写难认,专业性太强,很不容易普及。早在1936年,书法大家于右任就著有《标准草书》一书,意在普及草书,提高汉字书写速度。于先生根椐草书的变化规律,把汉字的偏旁部首分门别类,列成表格,归纳出一整套符号化的标准草法,并从历代书法名家的草书作品里,精选出部分合用的字,集成《千字文》,作为“标准草书”的范字。

  于右任先生的标准草书,理顺了传统草书的一团乱麻,使学草书的人有了准则可依,掌握起来容易多了,所以于先生的《标准草书》问世以来,一版再版,对中国书坛影响很大。但它终究没能跳出“艺术”的圈子,对于书坛之外的广大社会,学习起来仍有相当的难度,专业性还是太强。

  而黄老的快写法,是在传统“行草书”的基础上,舍弃难写难认的,取用通行易识的,这是其一;其二,黄老依照传统草书的变化规律,对现行的一些汉字大胆删减笔画,以保持楷体字形的轮廓,而又便于连写为原则,推陈出新,独创一体,无论钢笔毛笔,都很适用。因此黄老的快写一经问世,就得到了广泛而迅速的普及。

  半个多世纪以来,黄老的快写随着社会的发展,屡易其稿,多次修订。为了适应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黄老的快写也与时俱进,越来越快。一九九〇年前后,黄老在原有快写的基础上,参照社会上约定俗成的一些连笔字,又开发出一种“词语连写”的“一笔书”。

  所谓词语连写的“一笔书”,就是三、五个字乃至七、八个字的一句词语,一笔完成。例如黄老摘抄的《雷锋日记》,“在生活上要向水平最低的同志看齐”这句话,“在生活上”这四个字一笔完成,“要向水平最低的同志”这九个字一笔完成,“看齐”二字一笔完成,总共15个字的一句词语,只用了三个“一笔书”就完成了。(见《汉字快写书法》增补本,上海书画出版社一九九〇年五月版第107页)

  黄老虽然研究的是实用快写,但艺术性上也堪称一流,特别是黄老早期作品里称之为“字根”的部分,传统韵味十足,非常美观耐看。当然,黄老后来的“一笔书”,就谈不上什么艺术性了,甚至可以说简直就看不得了。但黄老开宗明义,说那是专为有“速记”需要的人开发的,所以我们不该求全责备。

  概言之,一、黄老的快写,大大地提高了汉字的书写速度,在社会实用上,功不可没。二、黄老的快写已形成完整体系,社会影响很大,为将来“汉字手写体”的制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仅上述两点,就奠定了黄老在中国书坛上的特殊地位。

 

字帖摘录




《通书》
出版社:不详
出版年份:1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