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注册
当代硬笔书法的未来取向
时间:2016-10-11 12:50

        对当代硬笔书法未来取向的把握是一个价值判断的问题。当代硬笔书法该朝何种路径走下去,是书法预言家的事情,与我们的目的有异,而实际上只是对当代硬笔书法几种现象的看法与判断,当我们从八十年代的硬笔书法热中一路走来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也完全有理由,完全有必要对这些现象作出自己的判断。我以为至少可以从以下的六个方面进行展开。

        第一、要重视向传统书法取法。众所周知,并非我们有意抑制或轻视硬笔书法,与传统的毛笔书法相比,硬笔书法无论从文化背景,实践群体的文化涵养,悠久的历史演变趋于完整的学科建构,现代化的书法教育,还是较为规范的理论体系等,都无法望其项背,以毛笔书法与硬笔书法不仅仅只是工具,形式上的差别,而更多的则是来自它们内部的差距。新时期硬笔书法的繁荣是着实令人高兴的,但是我们切不可只看表面的热闹,作为一个硬笔书法爱好者我们可以不讨论其深层原因。作为普通以使用为目的的学习者来,亦不需要有多少疑问,但作为学习书法的大学生来讲,这是一个决计不能忽视的问题。我认为,想要硬笔书法能从本质上有所提高就必须向传统毛笔书法取法,这不仅是一个方法策略的问题,它更应该被看作是一种观念与理论意识,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在《中国钢笔书法》杂志中的“古帖新临”栏目,可谓是是极具前瞻性,每期一篇对古帖碑刻的临习作品,很有深度,是非常值得发扬的。许多不注重古典传统的青年硬笔书法者与之相比,当是相形见惭了。值得说明的,这种对传统书法的取法,我认为不仅仅只限于技法曾面,还可以向书法哲学,美学,形态学,史学,批评学等方面作深入的课题展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努力创造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硬笔书法学。

         第二、书法要重视创作的形式之上和表现至上。这一点很好理解,而且现代硬笔书法创作对此多有展开,亦有相当优秀的作品出现。强调形式至上、表现至上,不是没有基点,没有前提的。相反,我认为这种形式与表现的追求必须以较好的控笔能力、结字能力、布局能力、笔墨精确能力和技法表达为根基,只有这样才能在基点上保持硬笔书法的高质性。对于形式与表现至上的理解至少可以有两点:其一是在技法前提下,对作品形式(主要的外观形式和作品的整体布局形式)的多样性、新颖性等方面的开拓,比如纸色的处理与选择、装裱的研究等;其二是指硬笔书法要以主体的表现为中心,这种表现不是信手涂戏,而应是“庖丁之目,不见全牛”般的表现。提出这一点,主要是基于硬笔书法的独特性展开的。硬笔书法不可能做得太大,基本上我们没有看到多少巨制。因此,可以用小品化来界定现代硬笔书法的特点,这就特别要求我们要从精美、趣味、韵致、耐看等方面对其作创作,其精致性贯穿始终。那么形式至上则就是硬笔书法作为艺术品的视觉要求,而表现至上就是硬笔书法风格多样化形式的主体要求。同样,我们可以在现代硬笔书法展中得到深切的体会。

        第三,硬笔书法要重视自身理论的研究。硬笔书法是中国书法的一部分,而中国书法主要是毛笔和硬笔两类。相对与毛笔书法的科学化,专业化来讲硬笔书法,尤其是硬笔书法理论仍显稚嫩。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硬笔书法理论专著相当少就是最好的说明,虽然有一些优秀的,富有深度的论文与研究成果,但从整个构架上,从史学到美学,从技巧到理论,从审美主体到审美客体,从硬笔书法的子学科定位与书法总的学科等方面,我们的确缺乏较为系统和有创见的理论作品,这着实令人担忧。当然,我们能认识到这一点,就有了努力的起点,也正基于此起点,才有我们以后永不停止的硬笔书法理论研究。

        第四、硬笔书法要重视其教育的广度和深度。硬笔书法创作是积极而繁荣的,与之相反,其理论却相对沉寂,然而,作为硬笔书法的第三个大的方面,硬笔教育,我们则要以更深刻的目光作冷静的分析。因为这个问题的两面性正是硬笔书法创作与理论双翼失衡的主要原因。前面我们说过,八十年代以来,硬笔书坛上的各种培训与函校是空前繁盛的,是群众性的教育。这与大学的精英教育相比,在深度与广度上是相当缺乏的。陈振濂先生的“大学书法教程十五册”中的《师范书法教程》部分,亦只有几少数的一部分,而且也是以实用为前提,当然,这个主体群是相当庞大的一支队伍,但对于当代硬笔书法的本体发展来讲,显然其目的与培养手段是完全相异的。或者,允许我作一个假设,即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大学书法教育中既要有实用的以书写美观为目的大学初等教育,亦要开设一门专业的硬笔书法教育,前者作为写字教育展开,是没有任何异疑的。而后者只应该看作是大学专业书法教育的一个分支,它必须与毛笔书法有并列的关系,虽然内容上要有倾重与区别,但在名分上应该是同等的,这也是将来硬笔书法走向专业化的一个重要方面。

        第五、要重视硬笔书法作为书法学学科的一个分支的构建。这个问题是一个书法学科的建设问题,历来的书法学学科的构件中都没有硬笔书法的一席之地,或者有也及其弱小,这就不得不另人感叹了。毛笔书法可以有学科意识,硬笔书法为什么没有的,毛笔书法能有正规的大学本科到硕士,博士博士后的教育,为什么硬笔书法就没有呢?是没有想到?没人研究?没人盾于此道?还是硬笔书法自身的畸形与先天营养不良,让人们不愿提及,甚或其他的原因?这些,我们可以作些思考,但这里,我不展开,因为这是一个专项的学科构建的学科中子学科分科的问题,不是我们本书讨论的范围,但有两点我还是要说明:其一、硬笔书法学科的构件与书法学科的构建之间的问题,我以为不说独立最起码也应该表现出一种隶属关系,其二、硬笔书法与中国书法就像篆刻之于中国书法,在当下都有些含糊不清,到底该如何处理它们之间的关系?我以为应该放在下一时期的议程中,是独立出篆刻学和硬笔书法学,还是将二者均包纳于书法学,再或者是独立篆刻学,而包纳硬笔书法学。我以为,只有弄清楚了这几个关系,才能使像篆刻、硬笔书法这样的学问向着健康之路发展。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要点一下,那就是硬笔书法的国际交流与作为商品的价值判定问题。限于篇幅,我们只能在参考书目中开出几本著作和杂志,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据此作了解和深入研究,特此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