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注册
硬笔书法,无法割舍的爱恋
时间:2017-02-22 11:39

人上了年纪容易怀旧,五十有三的我就是这样,经常回忆过去,过去留给我太多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挥之不去、抹也不掉。这不,当报社编辑同志向我约稿,让我写一写我的硬笔书法人生时,我便高兴地应承下来。

硬笔书法对于我来说,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情。在我的人生里,不能没有硬笔书法。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父亲文化水平不高,却写得一手好字。父亲是一个热心肠的厚道人,屯里的大事小情大家都愿意找他帮忙,他从不推辞。记得我小时候,每当春节来临,父亲整天为乡亲们忙着书写春联,家务活全由我母亲一个人承担。那时家里很穷,连一张书桌也没有,父亲只好把小饭桌搬到炕上,上面摆放着笔、墨和红纸,父亲站在地上一写就是一天。每当这时,我就坐在炕上帮着抻纸,静静地看着父亲书写,有时也会拿起父亲用过的毛笔涂鸦几下。父亲虽然去世20多年,但他挥毫书写的情景始终定格在我的记忆里,无法泯灭。

受父亲影响,我对写字特别感兴趣。在小学时,每次作业我都会认真书写,我写的字经常得到老师的表扬,写字本也成为同学们互相传阅的范本。老师经常安排我抄写相关内容到学校的墙报上,看到自己用五颜六色粉笔书写的墙报时,心里总是喜滋滋的,有一种特别的自豪感和满足感。那个时候字帖很少,从小学到高中在我的印象里,我只见过一本钢笔字帖,是同学带到班上的,好像写的是《智取威虎山》《红灯记》等京剧歌词,我羡慕得不得了,也没好意思向同学借。那时候写字没有字帖可临,都是自己琢磨着书写。如果说临摹过字,那就是每年五四青年节前夕,在学校墙报上用粉笔临写毛主席为雷锋同志的题字“向雷锋同志学习”和他的署名。这几个草书字体我不知道临过多少遍,到后来已经写得有模有样,我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连连称赞。这可以说是我学生时代最早的“临帖”吧。

高中毕业后我选择报考了中专学校。录取分数线公布后,我的考试成绩刚好超过。在填报第二志愿时,老师向我推荐说“省政法干校招收字写得好的,你可以试试。”当时我对政法没有一点概念,只是听说要字写得好的,就毫不犹豫地填报了志愿。可是这个学校在大连只招生6人,我知道自己被录取的希望很渺茫,便焦急地等待其他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结果幸运地等到的是被省政法干校录取的消息。在报到那天,班主任周老师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你字写得真好!”当时,我开心极了。入学后,我才知道学校的毕业生,主要分配到法院或检察院从事书记员工作,当然需要字写得好的。

在中专学校读书期间,学校为我们安排了写字课,授课老师由语文老师兼任,语文老师把书法课讲得很有趣,同学们听得有滋有味,练字格外有积极性。当时,庞中华先生编写的《谈谈学写钢笔字》已风靡全国,这本字帖已成为我们临摹的范本,也是我开启硬笔书法学习之路的第一本字帖。从那时起,我才真正知道什么是硬笔书法。在我心里,我已经暗暗下定决心,好好练字。

中专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庄河市法院工作,我仍坚持练习硬笔书法。当时全国上下正在兴起硬笔书法热潮,各种展赛此起彼伏,硬笔书法队伍不断壮大,我也不由自主地加入到这支硬笔书法大军。虽练字兴趣较高,终因方法不当而进步缓慢。

1987年,对我来说是有意义的一年,是我努力得到回报的一年。这一年夏天,我的硬笔书法首次入展“我爱大连”硬笔书法大赛,我冒雨乘车4个多小时前去观展。在展厅里,一件件精美的作品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大开眼界,流连忘返。更让我庆幸的是,在展厅我认识了时任大连市硬笔书法研究会筹备组负责人、现为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主席的张华庆先生和大连知名书法家李英寰先生,二人在点评我作品后,告诉我硬笔书法应从古代书法经典碑帖练起,后建议我临摹二王小楷。我顿时茅塞顿开,从此走上正规的学书之路,硬笔书法水平不断提高。也是这一年,我的硬笔书法作品不断在全国大赛中崭露头角,一次次肯定让我激动不已,时不时拿出巴掌大小的获奖证书仔细端详,心里美滋滋的,临帖真正让我尝到了甜头,这更加坚定了我练好硬笔书法的决心。

从那时起,我练硬笔书法劲头更足了,达到如痴如迷的状态。记得一天早晨,我将电熨斗插上电源准备熨烫衣服。这时,强烈的创作欲望让我拿起钢笔写了起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股刺鼻的焦糊味猛地让我清醒过来,我的衣服、被褥等已被电熨斗烧出一个大窟窿,正冒着火苗,险些酿成火灾。

我爱人对我练字非常支持。我和爱人结婚后,起初借住单位不足10平方米的宿舍住宿,为了不影响我练字和创作,有时她一个人到屋外转悠,有家不能回。现在住房条件有所改善,但是练习书法仍占有我大量业余时间,家务活也被她一个人包揽下来,不让我插手,真是苦了她了。如果说我在硬笔书法上有一点成绩的话,我的爱人功不可没。

“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我的硬笔书法不断入展、获奖后,引来无数掌声和赞誉声。我受到的鼓舞和激励,萌生为当地硬笔书法事业做出一点贡献的想法。跑有关部门、找相关领导、组织硬笔书法活动,呼吁和倡导成立硬笔书法组织。在我的不懈努力下,庄河硬笔书协终于在19936月成立,成为大连市成立的第一个县级硬笔书法组织,我当选为主席。我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充分发挥协会组织、协调、联络、服务的职能作用,积极开展各类展赛活动。为了扩大硬笔书法的社会影响,协会组织的展览经常选择在市中心广场和主要街道展出,几十块展板摆放在一起形成一条亮丽的风景线,吸引众多市民驻足观展。庄河也由此涌现出一大批硬笔书法爱好者,作品多次在全国硬笔书法大展赛中摘金夺银,出现了“庄河硬笔书法现象”。

20028月,庄河书法家协会成立,我又被推选为协会主席,我倍感责任重大,因为那时庄河硬笔书法已经名声在外,而毛笔书法却名不见经传,别说入展全国展,即使在省市书法展上也少有作品入展。我从基础做起,抓临帖、抓展览、抓交流,协会活动有声有色、丰富多彩,书法新人不断涌现。经过近10年努力,小荷终露尖尖角,协会会员作品开始在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展中入展获奖。目前,庄河已有5人成为中国书协会员,为庄河争得了荣誉,我从心里为他们感到高兴和骄傲。

练习书法与为人处事有相通之处。练习书法需要从一点一画开始练起,笔画的书写讲究起笔、运笔和收笔,做到收放自如,还要注意字的结构搭配和分间布白,笔画与笔画、字与字、行与行以及它们相互之间的联系。为人处事也要从点滴做起,要有始有终,要协调各方面关系,讲究和谐统一。练字即炼人,通过练习硬笔书法,磨练了我的意志,使我很早就养成一种做事严谨认真、一丝不苟的习惯和坚韧不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拼搏精神,并且将这些习惯和做法自然地运用到工作之中,使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得更加出色。19981月,年仅36岁的我破格被提拔为法院副院长,走上了领导岗位。经过几年的努力,我又被调到大连市中级法院工作。所有这一切,都与我练习硬笔书法有关。

我感谢硬笔书法,感谢庄河这方土地。在离开家乡后,我利用半年多时间,收集作品、整理资料,编辑出版了《庄河书法二十年》,这是我送给家乡的一份特殊礼物。练习硬笔书法,让我学会了担当。在大连,我担任两届全市中小学生硬笔书写大赛的评委,每当听到学生家长和老师咨询怎样临帖、怎样练好硬笔书法时,我就深深地感到自己有一种责任,应当结合学书体会和经验,为渴望练好字的人们特别是中小学生编写一套以硬笔临习古代书法的字帖。想到就做,我便开始着手编写楷书、行书和隶书临摹字帖。字帖中所有范字均从古代优秀书法碑帖中选取。在编写过程中,从设计样稿,到选字和临写,再到撰写临摹要点,都是我利用大量业余时间,春节、国庆节等节假日也在紧张地忙碌着。身边的书友不理解,劝我不要太傻和自讨苦吃,认为硬笔书法没有出路,还是在毛笔书法上多下些功夫。我只是淡淡地一笑,仍然我行我素,不为别的,为了一种责任。目前,该套字帖已经编写完毕,正在出版社审阅和论证之中。

编写硬笔书法字帖虽然很累,但我觉得踏实,累并快乐着,因为我在做一件我愿意做的事情。如果我编写的字帖出版后,能给人们特别是中小学生练习硬笔书法带来一点启迪和帮助,再累也值得。

硬笔书法,我无法割舍的爱恋。(文/宋炳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