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注册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时间:2017-05-18 11:10

南宋俞文豹《吹剑录》中载:东坡在玉堂日,有幕士善歌,因问:“我词何如柳七?”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东坡为之绝倒。

可见仅就写词一事,柳永有自己的诗词语言,苏东坡有苏东坡的诗词语言,各不相同。

跟学写诗词写小说写散文一样,篆刻也有其独有的语言和词汇。我们所要表达的内容多来自自己的生活,我们遇到一件事情,或者遇到某个有感触的词汇,想通过篆刻把这件事情或者词汇表过出来,不管你选择什么样的印式,也不管你采用什么样的字法、篆法,最终都必然落实到刀法上去表现,而实际情况是刀法也有自己的词汇。跟上面的故事一样,柳永的词和苏东坡的词都是词,但风格完全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风格,用到的一定是不一样的词汇,大漠孤烟跟小桥流水自然是不一样的意境,一方印章,章法形式、刀法风格都是服务于内容的,刀法风格的细微差别,如一个个“词汇”服务于印面内容,今天我们举一些例子,说一说刀法的“词汇。

一提刀法,自然就会提及冲切刀,但印面内容千差万别,不同速度的冲,切,不同深度的冲、切,不同角度的冲、切,用力大小不同的冲、切,得到的印面效果是不一样的,结合不同的字法、篆法、章法,又会表现出不同的印面效果,这种印面效果又服务于不同的印面内容,进而结合内容产生出雄壮、秀丽、苍莽、圆润、厚重、轻灵、紧凑、舒缓等等不同的词汇,这些词汇表达出来的意境又如乐曲的节奏、高低或者绘画中的颜色深浅、墨色轻重达成不同的印面意象,让人产生无穷无尽的联想,进而产生欣赏上的不同愉悦感。我们把这些不同的刀法展现出来的意象同文学、音乐、绘画上产生的对照称为刀法的“词汇”。

比如,我们看黄牧甫的“万物过眼即为我有”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黄牧甫刻“万物过眼即为我有”)

配合印面文字“万物过眼”的是细短瘦硬的线条,零碎如世间纷繁芜杂的世界,又如透过万花筒去看多彩有世界,刀法的平直、细碎将印面内容需要的意境刻画无遗。

我自己曾经刻过一方“向东流”的印章: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布丁刻“向东流”)

刀痕显露,直率,是因为这方印的内容是大可向东流去的意象,需要粗笔篆书的雄壮感,这种雄壮感在吴昌硕的印章中常见,但也区别什么内容,吴大师也有其他风格的线条,比如这方: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吴昌硕刻“春蚓秋蛇”)

吴昌硕是写意大师,当他想要表达春蚓秋蛇这些柔软弯曲的意象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细且软的线条,用断断续续的刀法服务于内容。

当然,刀法语言是丰富的,同一个印人刀下不见得只有一种刀法风格,下面列举的这些刀法“词汇”并不限于某人就是某种风格的,只举例说明一下某些刀法“词汇”罢了。

比如,我们看到有些刀法清朗明快,典雅秀洁,它的刀法词汇就是“秀丽”,如陈巨来的“右帖斋”: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陈巨来刻“右帖斋)

也有刀法是崩裂较多,苍莽之间透出郁勃之气的,它的刀法词汇就是“苍莽”,比如陈鸿寿的这方“问梅消息”: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陈鸿寿刻“问梅消息”)

梅花当然是老干虬枝的,所以,以这样的刀法表达这样的内容是和谐到位的。

“苍莽”的反向是“圆润”,它的特征是细腻、圆转、柔和,比如赵叔孺的“家在西子湖头”: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赵叔孺刻“家在西子湖头”)

显然,以苍莽的刀法表达西湖畔的杨柳春风是不合适的,圆润的刀法才适合表达这种柔和的氛围。在这一点上,艺术大家们的表达方法是一致的,比如林皋,他的一方“杏花春雨江南”用的也是这种刀法: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林皋刻“杏花春雨江南”)

线条有断连啊,对啊,这方印里有“雨”的意象,雨可不就是这样断断续续滴滴嗒嗒着在下吗。

再比如节奏紧凑、蕴藏起伏,包含丰富人生况味的“生辣”、“拙涩”,如蒋仁的“真水无香”: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蒋仁刻“真水无香”)

真水无香,静水深流,苍桑蹉跎的人生可不就是这种节奏跌宕起伏而又内涵丰富的,蒋仁用连续紧凑的切刀法一切连一切地把人生意味表达的充分而到位。

当然,人生不仅只有紧凑与起伏,也有“安详”与“舒缓”,于是,刀法自然也有缓慢的推刀,我们看韩登安的“湖山最胜处”: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韩登安刻“湖山最胜处”)

静坐风景独好的山巅,任湖光山色尽收眼底,享受人间难得的安详,韩登安把闲适的心情用冲刀缓缓地冲了出来,这种刀法“词汇”与印面的内容也是相附合的。

近现代印家里刀法最有个性的印家是齐白石,他的刀法单刀直入,转折皆为方转,方折刀法的词汇就是“刚劲”比如: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齐白石刻“人长寿”)

“人长寿”一印,每遇转折,刀法上的处理全为方折,斩钉截铁,决不犹疑,刚劲十足。那么,如果每遇转折都用圆转呢,当然这样的刀法“词汇”就是温柔,有没有这样的作品呢,我们来看来楚生的“安处”: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来楚生刻“安处”)

“安处”两字虽然因为向线用刀锋芒尽显,但是因为用刀过程中,每遇转折都是圆转,因此,印面“安处”两字要表达的“此心安处是吾乡”的温柔意象非常充分,这跟刀法的“温柔”是分不开的。

我们可以用中锋(正锋)入刀以表达“厚重”,如赵之谦的“赵之谦印”: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赵之谦刻“赵之谦印”)

当然也可以偏锋(侧锋)入刀以表过“轻灵”,如吴让之的“非法非非法”: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吴让之刻“非法非非法”)

可以用刀“工稳”一丝不苟如陈巨来的“双江阁”: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陈巨来刻“双江阁”)

当然也可以用刀“写意”不拘细节如王个簃的“启之”:

篆刻刀法学习:刀法的“词汇”

(王个簃刻“启之”)

生活有多丰富,刀法的“词汇”就有多丰富,深切领会这些刀法“词汇”上的差异,对于创作意象丰富的作品,用以反映千姿百态的生活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