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注册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时间:2017-05-26 10:27

王个簃(音 yi)(1897-1988)江苏省海门市人。16岁到南通求学,笃好诗文、金石、书画。27岁由诸宗元介绍,去上海为吴昌硕西席(教的应当是吴昌硕的孙辈),兼从吴学书画篆刻,为吴入室弟子。曾任上海新华艺术大学、东吴大学、昌明艺术专科学校教授,上海美专教授兼国画系主任。新中国成立后,任上海画院副院长、名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美术家协会和书法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上海文史馆馆员等职。沙孟海先生曾赞扬他“游刃从容,不假矫饰,烟云舒卷,莫可方物”。以及“下笔开生面,垂名动万年”。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王个簃的书法)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王个簃的画)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吴昌硕与王个簃在汉三老石室前留影)

由上可知,王个簃是篆刻大师吴昌硕的入室弟子,但目前网上流传的吴昌硕给王个簃批改印稿的“作业图”并不是王个簃拜师之后的作品,而是王个簃自行学篆刻刻成印稿之后,由诸宗元带去让吴昌硕审阅的。吴昌硕看到他的印谱之后,一方面大加赞赏,一方面在每一方印的边上都加了批注,今天我们就来说说这些批注: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王个簃的印,吴昌硕的批注)

这方“西园客‘,字法多出汉印,如“西”字出“新西河左伯长”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汉印“新西河左伯长”)

如园字出“康陵园令”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汉印“康陵园令”)

这方印说明王个簃在接触吴昌硕前已有较深厚汉印功夫。因此字法既古,章法上又疏密得宜,全印古意盎然,因此吴昌硕批”古意可掬“四字,以示赞赏。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王个簃的印,吴昌硕的批注)

”庆云“一印,吴昌硕赞以“古雅”,在于王个簃这方印在师法汉晋印,既有汉印敦朴,又有晋印(通常情况下,晋印在印学史上也归属汉印的大时间范畴)雅致。刀法以冲刀仿出浅凿意味,深得古人雅趣。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王个簃的印,吴昌硕的批注)

”黄蕴香印”一印,吴昌硕批注“浑朴”二字,赞王个簃得汉印封泥浑脱古朴之态。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王个簃的印,吴昌硕的批注)

这方“自陶”吴昌硕没有多说,而是直接说“弱”,一语指出此方印的线条弱,气息弱的弊病,我们结合古玺与汉印,就能领悟到这种“弱”。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王个簃的印,吴昌硕的批注)

当王个簃这方字法相近于今体字的“白丁”一印出现,吴昌硕不留情面,直接说“欠古”,没有古朴意味,没有古雅之态,首先是从字法开始的。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王个簃的印,吴昌硕的批注)

“易心斋”一印,本是古玺印式的印章,而这种印式的印章,贵在印内章法参差错落而造成的气息流转通畅,贵在气息活泼,而王个簃此印斋字下部接边,导致气息闭塞,吴大师一眼看出,批注到“无流动活泼之趣”,可谓一语中的。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王个簃的印,吴昌硕的批注)

此方沧翁章法上是轻重得宜、红白相当的,左右的强壮留白,右下与左上的轻刀呼应都是颇具匠心的经营之作,只惜中部的水旁刀法可去峭露,锋芒毕现,吴昌硕大师法眼独具,一语指出:“少含蓄”。吴大师认为一方印章不管章法、字法、刀法如何运营,读来都应当有未尽之意方是佳印。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王个簃的印,吴昌硕的批注)

“庆丰”一印,吴昌硕大师批注“绝佳”是有道理的,这方印字法古朴,章法匀停,疏密有致。本来字法原因两字下部略显峭露,王个簃巧加界线以使章法稳妥,一印之内,既有端庄,又有险劲,化险之法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匠心独运。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王个簃的印,吴昌硕的批注)

对于“孔阳”一印,吴昌硕没有再提具体建议,而是指出:“朱文欠自然,多写篆字便能佳”,这是给王个簃直接指出努力方向,我们知道,刻朱文印,如果没有好篆书基本功是刻不好的,如王个簃上印中的孔字的右部“乙”部线条,阳字“易”部的下部线条,都欠自然流畅,显然有削薄、板滞现象,大概这是王个簃朱文印的共性特征,于是,吴大师直接说,你多写篆书吧。

好了,吴昌硕大师批改作业的批注还有很多,诸如“再求虚动”“加厚”“此宜再得空气壶字略改小更佳”之类,我们先只提供这些批注解析,我们接下来说说老师的作用。

篆刻因为是操作性很强的一门艺术,对刀、笔的运作、对字法、篆法的掌握很多时候需要以师徒形式面对面、手把手式的教育,遇到一个好的老师相当不易,那么好的老师如何找就成了一个问题,平常的方法是择“名”师,因为“名师出高徒”。为什么会这样呢?

吴昌硕上述评语通通是简短的,多则十余字,最短仅一字,但通常情况下,言简意赅的几个字,却在某中程度上积累了吴昌硕数十年的审美经验,而这些审美经验往往是为师者长期学习和实践得来的,学习者却可以在三言两语间直接领会,老师的作用由此可见,真正是韩愈所说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王个簃当然是善于学习的,否则不会取得开篇所写的那样的成就。

吴昌硕改作业:学篆刻你需要个好老师

(吴昌硕及诸耆宿雅集。中排左四为吴昌硕,前排左二为王个簃)

当然,有的老师艺术上名望颇高,艺业精湛,但却不擅教学;或者某些学生,老师已经指出,但却不用心体验与领悟,亦或不勤于修习。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如王个簃得遇吴昌硕这样的师父擅教弟子擅学的印坛师徒佳事,实在并不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