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注册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时间:2018-01-09 13:48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有不少的朋友在公众号,在知乎,在头条等等各个平台都有朋友让我系统化介绍一下风油精上石,因为我前面写过上石的不同方法的时候,并不反对风油精上石的方法,最近又有一部分印友来问,风油精上石会不会不好,会不会走了弯路?因此,本文打算说这两个问题:

1、风油精上石的过程及注意事项;

2、风油精上石工艺合理性的辨析。

一,风油精上石的过程及注意事项

风油精上石的过程类似于以前写过的水印上石,只是用风油精取代了清水,复印或打印的印稿取代了墨写的印稿,其他并无太大不同,需要的材料大致就这几样: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印石)

不管什么上石方法,印章石料都是必须的材料,需要注意的是印章上石的印面磨平后,用餐巾纸或者牙刷刷干净印面就可以了,不要用手去抚摸印面,因为油性皮肤的手指很有可能让印面变油,影响上石结果,这一点,在水印上石时,尤其重要。风油精上石时,也尽量注意。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打印或复印出来的印蜕)

市场上的激光打印机和复印机都可以,重要的是使用的是碳粉,很多家用的喷墨打印机是不行的。打印前或复印前,请调整好印蜕的大小,使其略小于印面尺寸,因为印面刻制完成后,还会有印边的处理。留出这个提前量。在电脑上调整印蜕的大小很容易,平常的WPS,OFFICE等文字处理软件或PS等图形处理软件都可以。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一般医药商店里出售的风油精)

没有挑,就是随意去医药商店里买了一瓶。这是个经常用的非处方药品,购买很方便,因为材料基本一致,不必拘泥某个牌子。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餐巾纸一张)

其实半张就足够用了,没有餐巾纸,平常练字用的毛边纸、宣纸的边角料都可以用,有一定的吸水性就可以,不必死板。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印石固定在印床上)

用以上石的印床不必复杂到旋转、金属材料等,只要能把石料安安稳稳地固定起来就好,因为后面的过程中会向印面施加压力,稳定最重要。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印稿扣在印石上叠个纸套)

将打印或复印好的印稿正面(就是有字的那一面)对着石面叠一个纸套,这是为了定位,叠套叠得越准确,上石的位置也就越准确,这个时候还用不到风油精。纸套叠好后就可以拿开了。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在石面涂一层薄薄的风油精)

在石面上涂上一层薄薄的风油精,最需要注意的是风油精量的控制,不必太多,薄薄的一层就好,太多会洇墨,太少影响上石清晰度,依照不同的石料,不同的打效复印效果自行摸索,大致有个两三方下来,就可以控制好风油精用量。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将叠好的印蜕套子扣在印面上)

将叠好的印蜕套子扣在印面上,这时可以透过纸面看到印蜕上的字迹,刚刚湿透、没有多余的油份,这大致就是风油精用量的标准。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餐巾纸盖在上面用硬物打磨反砑)

把一整张餐巾纸叠成四层或八层盖在印面,用指甲或者印床的木头或者茶杯盖或者印石(总之,足够光滑的硬物)在餐巾纸上不断的打磨反砑,磨的程度,就相当于给这一张餐巾纸抛光,这个时间自己可自行控制,目的是为了保证印蜕的墨迹与石面充分接触,风油精起作用将纸上的墨迹褪到印石上。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拿开餐巾纸)

这时风油精的油份基本被餐巾纸和印稿纸吸干,印蜕纸紧贴在石面上。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揭下印蜕纸,印稿已完成上石)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用过的印蜕纸)

揭下印蜕纸,印稿上石完成,这时印蜕纸不要扔掉,可以反过来当作实刻时的参照物。

篆刻入门:“风油精上石”的方方面面

(上完石的印蜕印稿)

二、风油精上石工艺合理性的辨析

风油精上石是现代材料的上石手段,为传统的篆刻大家们所排斥,仿佛只要一用风油精上石,就从此堕入魔道,万劫不复了,未来只有一个结果就是走火入魔,是走上了一条“歪路”。其实不然,最重要的是正确理解风油精上石。

我们知道,上石方法大致分这几种:

1、直接反写上石:这其实已经不是所谓的“上石”了,直接就是“写石”了,不再多说;

2、水印上石:传统的如陈巨来大师那样的用唾沫上石,其他大师以白芨水上石,大部分大师以清水上石等都属此类,因为比较传统,也被大多数人认可,甚至认为这才是正宗的上石方法,因此也不再多说;

3、化学材料上石:风油精、洗甲水等等上石方法都属此类。上面讲了上石的过程,那么,比较一下整个过程,风油精上石跟水印上石的区别在哪儿呢?

水印上石是用清水将墨汁书写的印稿中墨汁从印稿上浸泡下来,但达到的目的是把我们写好的印稿转移到石面上;风油精上石是用风油精将复印或打印的碳粉从纸上转到石面上,其目的也是把印稿上的碳粉转到石面上。如果说风油精在上石过程中油会泡洇了印稿,水印上石也同样会因此造成印稿线条的损失。

过程和目的基本一样,何以风油精上石会被大多数老印人排斥呢?

最重要的一点:印稿的形成中篆书的学习。水印上石的印稿是印人写出来的,风油精上石的印稿是复印、打印出来的。中间差一个“写”的过程,传统印人反对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初学篆刻的学习者会忽视了篆书的学习,而实际的篆刻学习过程中,篆书这个必须过硬的功夫牵涉到字法、篆法、章法、刀法的各个层面,不写好篆书,篆刻学习的路基本上是死胡同,这才是风油精上石为多数老印人排斥的原因。

我们可以试想,如果一个老印人写好了印稿(写好印稿的前提是对篆书有足够的理解),再把印稿用碳粉复印机复印一份,再行风油精上石,那么,这个印石上的印稿与水印上石区别在哪儿呢?对,基本没区别,甚至,定位还会更准确。一部分有见解的印人不排斥风油精上石(比如邹涛),原因可能就在于此。

我们可以这样认为,风油精上石是一种印稿上石的工艺手段,它适合初学者练习临摹汉印解决上石问题,但却不可依赖它,成为不愿练习篆书,理解篆书体势的借口。未来一个篆刻人的发展,要在深刻理解风油精上石的基础上使用这种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