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注册
我为什么临汉印时还要临那些残破?
时间:2017-03-31 10:55

“印宗秦汉”理论之下,初学篆刻大都以临汉印做为入手点。临汉印的目的大致如下:

1、学得汉印的纯古气息;

2、学习和掌握汉印印式以及汉印文字缪篆的字法;

3、通过临习汉印练就纯熟精准的刀法。

但马上就会遇到一个原则性的问题,临汉印的时候,汉印中的那些残破到底临还是不临。

我为什么临汉印时还要临那些残破?

(相对较残破的汉印“霸陵园丞”)

主张不临汉印的残破点的理论说:那些笔画之外的残破,或者与笔画相交的残破,其实是汉印经过了长时间的自然浸蚀所致,是岁月的痕迹,并不是汉人就是那样刻的,要学真正的汉印,就学汉人当初刻的样子,把那些残破也临在里面完全是东施效颦,不可取。

但在我个人的实际学习过程中,却主张:临汉印时把印蜕中表现出来的残破也同时临习。临成“毕肖原印”或“逼肖原印”,总之尽可能地接近原印。这样做有如下的好处:

1、在临的过程中,可以思考残破形成的原因,为技法中的“做印”做经验上的积累。

2、在临的过程中,可以思考残破之外印面文字的的本来面目,充分掌握汉印文字的特征。

3、临出精准的残破,同样有利于锤炼精准的刀法。

一条一条地说:

一、在临的过程中,可以思考残破形成的原因,为技法中的“做印”做经验上的积累。

所有的残破并不是同一种原因造成的,有的残破,可能是岁月积累下的金属锈蚀,铜金属在自然界因为氧化的原因造成的锈蚀。如:


我为什么临汉印时还要临那些残破?

(汉印中的小面积锈蚀)

还有另外的挤压、碰撞、磨损等都可能损失汉印原有的面貌,导致出现不同的印蜕痕迹。有临印的过程中,可以思考这些残破形成的原因,思考为什么这样残破就显得苍古,而不是破碎。

我为什么临汉印时还要临那些残破?

(磨损、挤压、碰撞会形成不同的残破)

不管是锈蚀残还是挤压碰撞残,汉印的古朴气息并不是从这些残破传递出来的,关于这一点,很多前人都有判断,比如篆刻天才赵之谦,他在“何传洙印”的边款里刻到:“汉铜印妙处不在斑驳而在浑厚,学浑厚则全恃腕力。石性脆,力所到处,应手辄落,愈拙愈古,看似平平无奇,而殊不易貌……”赵之谦认识很清楚:汉印之所以看着古朴,并不是因为它的斑驳破碎,而是字法、篆法上的古朴。不但如此,他还清楚地认识到,文人篆刻石料与汉印金属铜的区别,石料用刀跟铜印金属用刀之间的差别在实际的刻印过程中要分辨清楚并表现出来,并且这是实在是不容易的事。(见边款)

我为什么临汉印时还要临那些残破?

(何传洙印)

我为什么临汉印时还要临那些残破?

(边款)

认识到“破碎并不是古朴”的人很多,比如金光先在《<复古印选>自序》中指责其他摹刻者时说:“而翻刻者每任意临摹,或以破碎及露圭角为古,或拘板而无笔意,或有变章法失其原体者。往往不察音义而假借增损,字画照应不明,匡画无规,殊昧字法、章法、刀法之旨。于是前辈精意,渐远而渐湮矣。”显然,他很清醒,他痛心其他摹刻者错误的做法,他认为破碎和露圭角决不是古朴,这跟赵之谦的认识是一致的。

由上可知,破碎斑驳决不是汉印古朴的本质,我们临这些破碎斑驳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更了通过这些感知古朴的气息,而是为了通过临刻这些残破斑驳了解汉印残破斑驳不同的形成原因,领悟到在刻印时哪些地方可以残破、应当破、应当破,这对于我们在之前技法部分提到的“做印”一节,很有帮助。

关于做印如何做,如何从汉印里汲取经验,前人也有研究,比如徐上达在《印法参同.喻言类》里说的:“如铜章,须求所以入精纯;玉章,须求所以出温栗。铜角宜求圆,玉角宜求方,铜面须求突,玉面须求平,盖铜有刓而玉终厉也。至于经土烂铜,须得朽坏之理,朱文烂画,白文烂地,要审何处易烂则烂之,笔画相聚处,物理易相侵损处,乃然。若玉,则可损可磨,必不腐败矣。”对于不同材料的印章,在做印时采用何种方案做印,都需要参照事物的基本原理来考虑。

也就是说,不管如何做印,都需要从不同材料的基本材料因素出发去考虑残破,而可供参照的样本,最好的莫过于存在于汉印印蜕上的这些残破,临汉印者,把残破一节也同时学起来,对于创作中的做印一节,很有价值 。

二、在临印过程中,可以思考残破之外印面文字的的本来面目,充分掌握汉印文字的特征。

汉印印蜕中存在的残破痕迹,必然会影响到汉印本来面目中缪篆文字的特征,在我们认真细致地临刻这些残破时,充分考虑汉印文字缪篆的本来样子,考虑在没有经过残破的汉印印面上,光洁的缪篆线条笔画本身,这样才可以充分领略到汉印文字本来的醇古气息,光洁的汉印面目,两千年后的我们已经无法看到,认真思考每一个残破痕迹的由来原因,才会真正把汉印的高古气息学到手,而不只是领略些工匠的刀法。我为什么临汉印时还要临那些残破?

(别部司马一方)

我为什么临汉印时还要临那些残破?

(“别部司马”一方)

我为什么临汉印时还要临那些残破?

(“别部司马”一方)

显然,不同的印面残破,出来的印蜕效果自然是不一样的。而理解这些印蜕中的残破,势必能更好的理解汉印文字的浑厚古朴气息。

三、临出精准的残破,同样有利于锤炼精准的刀法。

再有一条,临汉印除了通过了解篆法、字法、章法外,当然也必将对初学者练就精准的刀法有帮助,残破的各种面目天然浑成,要把这些残破清晰准确地临摹出来,也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这需要比刻制笔画更精准的刀法,这当然也可以用其他方法练习,但通过对残破的精准描摹来实现是一举多得的事情,对初学者来说事半功倍,何乐不为。

我为什么临汉印时还要临那些残破?

(军司马印)

我为什么临汉印时还要临那些残破?

(康陵园印)

各种残破形成的原因各不相同,临刻这些残破,还同时可以练习精准细微的观察力,这对于临写印稿和后期创作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临印理解清楚残破,更有利于理解汉印端庄、平正、安静、古朴的雅静气息,才真正有利于临出汉印最醇正的面貌,对于初学者后期创作也多有裨益。